2013年12月17日 上午10:09:29
  首 页 | 新闻| 常识| 法规| 提醒| 案例| 裁决| 实务| 理论| 范本| 维权| 专题| 服务| 在线委托|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新闻 - 其他
发表日期:2015年4月6日 出处:20150402江南晚报 作者:姜丽丽 编辑:admin 有1254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
遭辞高管被欠薪 拒还配车惹官司
 


案情

  你欠我工资,我不还你车

  林某原为某商品公司副总经理,分管行政、人事、财物等工作。为方便林某工作,公司将名下一辆轿车供林某使用。后因林某不服从单位对其调岗的安排而旷工,公司根据《员工手册》 规定解除双方的劳动合同关系。林某认为公司与其解除劳动关系违法,应向其支付拖欠的工资、社保金及经济补偿金,在公司付清上述费用之前,拒绝向公司返还轿车。某商品公司为此诉至法院,请求判令林某向公司返还轿车。2014年11月,无锡市中院审结了此案。

  审判

  基于劳动关系产生的债权不能行使留置权

  该案的主要争议焦点为:林某可否就其劳动债权对某商品公司的轿车行使留置权。

  法院生效判决认为:基于劳动关系产生的债权不能行使留置权。《物权法》第230条规定:“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债权人可以留置已经合法占有的债务人的动产,并有权就该动产优先受偿”; 第231条规定:“债权人留置的动产,应当与债权属于同一法律关系,但企业之间留置的除外”。留置权是担保物权之一,规定在我国的《民法通则》《担保法》《物权法》等民法体系中,其调整对象应是平等主体间的民事担保关系,排除因管理行为产生的债权债务对担保法的运用。

  留置权在性质上是平等主体间实现债权的一种方式,其平等性表现在债权人可通过留置债务人的动产对抗债务人,督促其履行债务,并可通过对留置物进行变价优先受偿来保护债权。而劳动关系一方为用人单位,另一方为劳动者,与一般的民事关系相比,双方在履行劳动合同过程中处于管理和被管理的不平等关系,劳动者不能基于劳动管理关系而对所占有的用人单位的财产适用留置,否则将导致劳动管理秩序的紊乱。

  我国的《劳动法》及《劳动合同法》已对劳动者的合法权利设置了倾斜性保护条款,劳动者完全可以通过正当途径保护自己的劳动债权,如再使用私力救济方式保护劳动债权,不仅影响劳动生产和管理秩序,还将造成债权债务保护的不公平性。商品公司为公司高管出行便利而向林某提供代步轿车,现双方劳动关系已解除,林某丧失合法占有轿车的基础,理应向某商品公司返还轿车。

  因此,无锡中院判决:林某向某商品公司返还轿车。

  评析

  “私力救济”易使“维权”违法

  在劳资纠纷中,劳动者往往以用人单位拖欠工资为由扣押单位的财产,表面上是行使留置权保护劳动债权,实际上是对留置权的误解。因为,留置权是平等主体间的民事担保方式,本质上是一种私力救济,留置权排除因管理行为产生的债权对担保的适用;而用人单位与劳动者之间在履行劳动合同关系中处于管理与被管理的关系,不符合留置权的适用条件,且国家已为劳动者设置了多重倾斜性保护手段,如再适用留置财产方式进行救济,有违平衡保护的原理。

  首先,担保物权是平等主体之间为确保债权的实现而设定的。考察担保物权制度的沿革可知,担保物权是在长期的经济活动中逐渐形成和发展起来的,并深深根植于经济实践的发展需要:为了保护因平等民事关系所生之债权,在通常的债的抗辩制度之外,发展形成物的担保制度,以平衡债权人预先支付的信用,进而维护整个交易秩序。所以,担保物权始终遵循主体平等、关系平等这一基本逻辑,并没有打破债权债务的均衡力量,本质上是一种私力救济。

  其次,劳动关系在履行过程中是管理与被管理的关系,居于被管理地位的劳动者权利已为立法倾斜性条款所保护,再行使私力救济手段将导致法律关系的失衡。劳动关系是按照平等关系建立的,但是劳动关系一旦建立,劳动者的劳动力就归用人单位支配,由于劳动力和劳动者的不可分割性,用人单位在成为劳动力支配者的同时也就成了劳动者的管理者。因此,虽然在劳动合同缔结时用人单位与劳动者是平等主体关系,但是在缔结后,用人单位与劳动者之间建立的是一种以管理和被管理为特征的不平等关系,不符合平等民事法律关系的属性要求。

  那么,如何保障基于其弱势地位的劳动者的合法权利呢?立法,主要是劳动法和劳动合同法已经对劳动者的合法权利设置了倾斜性保护条款,比如,工伤事故由用人单位承担,用人单位不得任意调换劳动者岗位,安排劳动者加班,用人单位不能无故解除劳动合同,设定最低工资、规定了社保福利制度,用人单位有拖欠工资行为的,劳动者可以向劳动行政部门举报。在这种管理与被管理的法律关系中,一方面,劳动者在履行劳动合同过程中必须服从用人单位的管理,另一方面,为了弥补作为被管理者的劳动者在对抗用人单位上的弱势地位,国家公权力作为劳动者的后盾介入该法律关系以制约用人单位,在此消彼长之中实现两者力量对比的均衡。

  因此,劳动者完全可以通过法定的正当途径保护自己的劳动债权,在劳动关系解除后,劳动者以用人单位拖欠劳动报酬为由继续占有用人单位的财产,属于非法占有用人单位的财产。以这种私力救济方式保护劳动债权,不仅影响劳动生产和管理秩序,还将造成债权债务保护的不公平性。